顾一平:与盛静霞的通信

2019年09月 28日 07:40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

⬆上世纪三十年代,上中学的盛静霞

学生时代的盛静霞

盛静霞的信件

■顾一平

捕鱼达人一万盛静霞是有名的才女,早有耳闻。她的大学老师汪东说:中央大学出了两位才女,前有沈祖棻,后有盛静霞。

1

捕鱼达人一万我与盛静霞通信,始于毕老的嘱托。毕老即大名鼎鼎的毕朔望,是从扬州走出去的诗人、作家、翻译家,曾任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副董事长、中国笔会中心书记、外交学院教授、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。其父毕倚虹,著名章回小说家。胞兄毕季龙,新中国著名外交家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毕老看到我与夏友兰、陈天白编印的《扬州竹枝词》及《扬州竹枝词续集》,十分喜爱,他说:“难能可贵,足慰乡思。”他给我写信,并汇来书款,要我按他所列名单、地址,分别将《扬州竹枝词》及续集挂号寄去,注明“毕朔望嘱寄”。所列名单皆是毕老的扬州同乡、扬中同窗,第一个即是杭州大学中文系盛静霞。

书寄出不久,陆续收到回复。有的说,临窗捧读,顿生乡里之思。有的说,反复吟味,思乡之念不禁油然而生。唯独不见盛静霞的回信,我也未放在心上。

捕鱼达人一万1995年,为庆祝第四次世界妇女代表大会在我国首都北京召开,同时宣传我们扬州妇女,我正在编纂《扬州历代妇女诗词》一书,我想到了盛静霞,她是道地的扬州人,又是才女,于是给她写信,征集诗词作品,并要求附个人小传。没几天,就收到她8月3日写的信:

一平先生尊鉴:

前承赐《扬州竹枝词》二册,甚感。当即奉复,不料来函地址为邮章所盖,以致被因“地址不明”而退回,无法再致函,甚怏怏。顷又蒙赐长话,索拙作,殷切之情,愧感何似!现特将愚夫妇诗词各一册奉呈,以便于随意采用。拙夫蒋礼鸿已于今年五月九日因三病并发,诸医束手,遂长逝,享年79岁。渠系嘉兴人,因诗词中有两人唱和之作,故一并寄呈,乞斧正为幸。敝人小传一份亦附上,可能冗长,不合体例,大力删改可也。

余言续呈,并候撰安。

盛静霞95.8.3

读了此信,方知当初她收到竹枝词,不是没有回复,而是“当即奉复”,只因地址被邮章所盖,以致“地址不明”而退回。

2

盛静霞附来的简历,文字虽简,史料价值却很高,不妨抄录如下:

盛静霞,字弢青,生于1917年,汉族,生长扬州(原籍镇江)。

1940年,毕业于前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。

1942-1976年,先后任之江大学、浙江师范学院、杭州大学中文系讲师。1976年退休后,复任《中国汉语大辞典》编写组组员,直至1982年停止。

捕鱼达人一万主要研究唐诗、宋词,曾发表《论辛弃疾的〈摸鱼儿〉》等论文二十余篇,与夏承焘合编《唐宋词选》,与陈晓林合编《宋词精华》(包括白话翻译)。

捕鱼达人一万1956年,加入九三学社,曾任九三“文澜艺苑”副苑长。

1945年,与语言学家蒋礼鸿(字云从)结婚,分别自编为《怀任斋诗词》(礼鸿)、《频伽室诗词》(静霞)。《频伽室诗词》中有不少是两人唱和之作。礼鸿已于今年五月九日因病逝世。

捕鱼达人一万对盛静霞来说,这是她写给我的第二封信,但对我来说,却是第一次收到她写的信。因为她写的第一封信,因“地址不明”被退回,我未收到。

3

1995年8月,拙编《扬州历代妇女诗词》成书,内收盛静霞诗词数首,我当即给她寄去。她于9月20日回信:

一平先生赐鉴:

手书及《扬州历代妇女诗词》均收已到,拙作承不弃,采录数首,得附诸女诗人、词人骥尾,与有荣焉。

捕鱼达人一万扬州女才人甚多,惜愚孤陋寡闻,不甚知悉。妇女在旧社会不受重视,遂尔湮没。得足下编成此册,庶几可为流传矣!

专此敬谢厚忱,并候撰安!

盛静霞9.20

4

1996年7月10日,盛静霞应我的要求,寄来为拙著《我的母亲》的题诗,这次仅寄题诗,没有写信。诗云:

铁骨柔肠集一身,口碑邻里颂英声。

毕生没没无名字,盛德绵绵荫后人。

5

1997年8月12日,盛静霞给我来信:

一平先生道席:

久未通讯,遥想一切佳胜,为颂为慰。

近读老同学徐兰如在邗江古籍社出版之《华萼集》,印刷颇精。愚夫妇亦有诗词500首,尚未能与浙江出版界联系上。据闻仅出马一浮诗词,其它概不考虑云。拙夫蒋礼鸿系语言文字学者,其诗词境界亦佳,尚未系统发表。拙作前已寄奉一册,兹不赘。近两年来独处无聊,已将两人诗词加以注释,其典故、内涵、本事等注出,连本文共约十六万字。不知阁下能向邗江古籍出版社大力推荐否?如需要看看礼鸿传略或有其他附加条件,均请赐告为感。静系生长扬州,与毕朔望、徐兰如同为扬州中学同窗,实为扬州人,无误也。如邗江出版社对此无兴趣,亦乞拔冗赐告一二字,是盼。

炎暑未消,琐事奉黩甚歉。专此敬候著祺!

盛静霞谨启97.8.1

6

对于盛静霞所托之事,我专程去了邗江古籍印刷厂(不是古籍出版社)与之联系,并将结果信告盛静霞。1997年9月13日,她给我来信:

一平先生道席:你好。

捕鱼达人一万赐书收到,承告出版消息,甚感。顷此间有一礼鸿博士生(现已为杭大教授)将诗词打印、校对、印刷等均承担了去,费用尚不贵,不过时间将稍缓耳。

一俟印出,当即寄奉,以便斧正。扬州印刷厂可不烦再考虑矣。有渎清神,特此致谢。

捕鱼达人一万余容续呈,专候撰安!

盛静霞拜启9月13日

7

盛静霞给我的最后一封信,写于1997年10月7日:

一平先生:您好。

9月18日赐书及《当代扬州竹枝词》《成语俗语集对》二册,使我忆起扬州许多古迹,开了眼界,甚为心感。

承嘱倩人转抄清人钱芳标《金门稿》中竹枝词一事,因此间省图书馆规格甚严,愚夫妇在杭数十年,均未至省馆找过资料,我的学生早已分散,我已退休三十余年,音问甚疏。最近拟为打印诗词帮忙的,乃是礼鸿的博士生,现已升为教授,工作甚忙,静考虑再三,不敢烦他,尚请谅解是幸。又大札寄到时,适我患重感冒,神昏体倦,是以稽复,亦请谅恕为幸。

专候撰安。

盛静霞谨启10.7

8

捕鱼达人一万22年过去了,无论当初还是如今,读完此信,深感后悔与愧疚。我深知到图书馆查找资料的繁琐,不该要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帮忙去查找资料,有渎清神,实在该打。后来我在上海图书馆查到了钱芳标《金门稿》中的《扬州竹枝词》。


捕鱼达人一万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•  
  •      
    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 广告热线:0514-87863159  版权所有    
    | | | | |
    扬州捕鱼达人一万传媒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83674号
    Copyright 1998-2018 Yznews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