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州八怪的扬州月

2019年09月 28日 07:40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

捕鱼达人一万扬州八怪遇上扬州月,会碰撞什么样的火花?

金农这个人,首先是个诗人,当扬州人还不知他画名的时候,他的诗已在扬州广受赞誉了。

他与扬州的缘分,竟是无意间。他是送朋友北上的,路过扬州,被这里的文艺氛围感染,就像今天我们在老城区的仁丰里、皮市街,喝个小茶、谈个小画的当口,都能找到知音。

于是他决定留下来,这一留,就成了“八怪”中客居扬州最久的人。

“游扬州,结识余元甲等人。秋,与友人游禅智寺。”到一个陌生地方,有几个经常走动的好朋友是十分必要的,就像我今天,到皮市街,可以到边城、浮生记去坐坐,到仁丰里,更有成难、大慕、亚萍一大批好朋友,如果一家喝一杯茶,怕是一天我都走不出这条小巷。

金农有汪士慎、厉鹗、马曰琯、马曰璐几个,尤其是后两个,弟兄俩儿,是有钱的盐商,不附庸风雅,是真名士,他们有园子小玲珑山馆,常常邀金农等游宴其中。

捕鱼达人一万一次,在小玲珑山馆聚会后,金农写下这样一首诗:“少游兄弟性相仍,石屋宜招世外朋。万翠竹深非俗籁,一圭山远见孤棱。酒阑遽作将归雁,月好争如无尽灯。尚与梅花有良约,香黏瑶席嚼春冰。”“月好争如无尽灯”,花好月好,联系到他们的友情,这种比喻的确新鲜。

捕鱼达人一万郑板桥曾说过“杭州只有金农好”,说的是金农人缘很好。

汪士慎这个人,首先是个茶客,他留下来的诗中,有20多首是喝茶之后的“喝后感”。他家乡安徽休宁,是个产茶的地方,到扬州后“咏茶”而表达思乡之情,顺理成章。

捕鱼达人一万37岁时,汪士慎携家带口来到扬州,投奔老乡马曰琯、马曰璐兄弟。马氏兄弟把他安排在自家的“七峰亭”。这个“七峰亭”,是马氏兄弟接待文人墨客的“文艺沙龙”,相当于今天仁丰里的“格桑花”,没有两把刷子的人,成不了这里的座上客。

捕鱼达人一万48岁,汪士慎在扬州有了自己的画室,很不幸,就在这一年,他患了眼疾。这真是一个痛苦的事,他是一个画家呀!

在患了眼疾之后,他一反常态地经常出门旅游了——300多年后我这么想,他是不是想在失明之前,尽情地把世界看遍?

“十载重过一粟庵,古梅不在院东南。良宵负却香花供,明月多情照佛龛。”这是他与朋友在扬州铁佛寺游玩之后,又带晚步行去一粟庵的景象。现在扬州,已经没有这个一粟庵了,但应该就是今天的平山乡一带。

诗中情景让我想起十多年前与朋友们夜游蜀冈的情景,那夜的月色与今天一样清晰而又令人陶醉。

捕鱼达人一万谈扬州八怪,不谈郑板桥说不过去。他的诗中有月亮吗?   

在一首和卢雅雨修禊红桥的诗中,我发现了郑板桥的月亮:“年来修禊让今年,太液昆池在眼前。迥起楼台回水曲,直铺金翠到山巅。花因露重留蝴蝶,笛怕春归恋画船。多谢西南新月挂,一钩清影暗中圆。”

在扬州八怪中,其实最不怪的人就是郑板桥,他致力于求学通仕,一直想进入体制内。他结交的都是些什么人:康熙皇子允禧、侍讲学士德保、大学士高斌、都御史刘统勋等等。板桥干了范县、潍县两任“正处”,他也知道了为官的滋味。他终究是一个为百姓着想的人,秉持这种观念,做官必然是辛苦的,辛苦不怕,还要受气。体制内实在不好混,还是回过头来在文学艺术方面寻得安慰。1753年,年过花甲的板桥辞官来到扬州,以卖画为生。

四年之后,郑板桥受卢雅雨邀请,参加了红桥修禊,留下了这首泛着月光的长诗,我仅摘录其中几句,已能管窥当年修禊之盛况。

所幸我们今天所见,也是郑板桥当年的月。

■陈跃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•  
  •      
    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 广告热线:0514-87863159  版权所有    
    | | | | |
    扬州捕鱼达人一万传媒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83674号
    Copyright 1998-2018 Yznews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